淩澌沙雕又中二

辣鸡小写手兼职摄影-凌澌澌,喜欢唱跳篮球(不是)更喜欢磕cp,雷轰胜轰❌胜茶❌切胜切❌真的超级雷,看到就会起鸡皮疙瘩的那种
主胜出⭕

退lofter通知

虽然很突然

但是还是退lofter吧

我已经初三了,不可以让自己老是看手机对着我磕的cp大喊我可以

想考个好高中,到时候考个重点大学

梦想是人民大学辣哈哈哈

我粉丝不多所以发出来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吧

我会好好努力的,等明年我回来!


虽然迟了但还是说说

我英第四季继续冲冲冲!!!

放心我还可以磕!!!

胜出给我好好的!!!

平哥请让我康康胜出超甜爱情谢谢!


悸动

看了神仙太太的刀子哭的跟个狗似的所以决定要让胜出一直HE

再一次取名废🐟

脑洞产物,可能词不达意,理解万岁









      爆豪和绿谷分手三年了。

      没有很正式的分手仪式,也没有很经典的那句“我们分手吧。”

       一切都很自然而然的结束了。

       像风一样,来时凶猛,去时无声。

       又像是云朵,不知不觉就来了,后知后觉他走了。

       所有的一切回归到他们确认关系之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又像是什么都发生了。

       绿谷仍是那个NO.1英雄,和平的象征,人民的希望。

       爆豪仍是那个NO.2英雄,最佳的恶人脸,活跃在危险任务中。










     年少的悸动来的如此突然。

     上一秒还在考虑今晚吃什么,下一秒就忽然想到自己的心上人了。

      他现在在干嘛呢?最近降温了这傻子有没有添件衣服在校服里?最近有好好吃饭吗?吃饭时絮絮叨叨的习惯改掉了吗?还是吃炸猪排?蔬菜有好好吃吗?……

      而年轻人想着想着就会突然调到原来的频道上。

       艹老子想这废物干什么有毛病了吗?!

       殊不知他的心上人也在想他呢!

       咔酱在干嘛呢?最近有注意保暖吗?有好好吃饭吗?还是像以前一样吃那么多辣椒?吃饭的时候不要发火呀,有跟同学好好相处吗?

       一样的问题,不一样的语气,却都流露出了满满的爱意。

       关心他的所有,担忧他的一切,却又心口不一,爆娇内敛。

       年轻人的爱恋,藏在心里,露在表面。

       是藏也藏不住的青涩而浓烈的情感。








       年少时的欢喜大多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

       爆豪对于分手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两个人差不多一年半都没有在一起说过话了,明明三年前两个人还跟连体婴儿一样腻在一起。同居的屋子现在只有绿谷在住,爆豪现在在事务所安家。

       步入社会后,身为英雄,注定没有时间让你儿女情长。两个人又是何等重要的英雄,是社会的顶梁柱,是社会的保障。于是整天的处理工作,昼夜不分。

       三年,再深的感情都会随风飘去,一点痕迹都不留。

       他们本就没有在对方的生命中留下什么痕迹,硬要说的话只有是彼此的初恋。所以消散简直太容易了。

       他们没有很多美好回忆去消耗。

       分手,是必然,是情理之中。

       心中的悸动?藏在心里便好,不要再去让废久烦恼了,废久已经不需要我了。












      “爆豪,你来的太慢啦,大家都到齐啦,好歹是同学聚会你能不能重视点啊~”上鸣迎上前去勾住爆豪的肩膀。

       “没有办法啊,事务所很忙。白痴脸你放开。”

       “好好好。小的不打扰大人您的好心情……”

       

        爆豪一进来就四处寻找那三年没见的小绿毛。

       三年了,他还好吗?还是那么忙?还是说找到了那个他?瘦了吗?真的有好好吃饭吗?离开我之后工作还是那么拼命?该不会一直在点外卖吧?

       心跳声如鼓,咚咚咚个不停。爆豪不禁笑了,自己怎么还像年轻时那样。

      爆豪听着心跳声,倒是想起了当时他向绿谷表白的场景。一样的心跳,如鼓如雷,那时候的年轻气盛,轻易就被心上人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所安抚。原本狂躁的心,像是被温柔抚摸了。偌大的教室里,只有彼此,而青年人的眼中,也只有彼此。余晖透过窗子洒在年轻人身上,绿色红色交融为一体,温暖。

      “废久,做老子的人。”爆豪的口几张几合,最后只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看似霸道无法拒绝,但是小心思全都暴露在他通红的耳尖。

      “咔酱……!”绿谷又喜又惊,觉得是上天听到了他的请求。绿谷喜欢爆豪,喜欢了很久了,从未放弃过。即使在他们关系最恶劣的时候绿谷仍在傻兮兮地想着爆豪。他喜欢看爆豪的头发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喜欢看爆豪狼般的红眼睛中有他的一小抹绿。绿谷常常对自己说知足常乐。

      “废久,老子喜欢你,做老子的人。”爆豪看着发愣的绿谷,用手臂和身体把他锁在狭小空间里。余晖下他们看见了彼此绯红的脸颊,互相交缠的炙热的气息,以及对方眼中那个青涩的自己。

       答应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咚咚咚,心跳声从踏进来那刻起就一下都不停,锈红色眼珠随着心上人转动。成熟就是学会隐藏自己心中的爱恋。

      废久还是三杯倒,一点长进都没有。爆豪轻笑,觉得现在的心情真是熟悉极了。

      绯红的脸颊,弯弯的眼睛,一样溢出的绿色。

      “废久醉了,我送他回家,你们都还可以吧。”爆豪起身,垂下眼睫,遮挡住内心。

       “放心我们还有人送呢!快去吧!绿谷还是这么容易醉呢哈哈哈哈。”



        来到外面,冷风吹得猛烈。绿谷打了个哆嗦,在寒风中抱紧了身边的热源。爆豪愣住了,看着胸前的绿谷,心跳不已。

      “废久,不要这样,我受不了的……”爆豪笑出声,即使寒风猛烈,心里也异常温暖。

       把绿谷往怀里按,用宽大的衣服包裹住他娇小的身躯。看样子还是没有好好吃饭啊。

      “走,废久,我们回家。”






       绿谷在家中醒来,一睁开眼就是猩红色的眼眸。

      大脑依旧昏沉沉的,根本无法运行。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是年少时无比迷恋的红色。

      “是咔酱?”绿谷轻唤着那个随时掌握自己情绪和心跳的男人,语气弱弱的,带着一丝欣喜和一丝恐惧。

       “……”男人不动声色,只是凝视这他。

      “咔酱……”绿谷突然就崩溃了,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越哭越觉得心里委屈。这个男人,从很久以前就霸道地占据了自己的内心,掌控他的所有感情,却在三年前突然从他生命中消失,无影无踪。

       绿谷明白,身为英雄,必须要担起重任,保护大家。时间永远是公平的,你将时间用于保护,那么它留给彼此的时间就会愈来愈少。

       但是,心里的悸动永远不会改变。

       从很久以前绿谷就知道,他此生只会为一个人心跳如鼓。

       “咔酱……为什么……三年了,一条信息都没有发给我过……一个电话也没有……”绿谷抓住爆豪的衣领,很紧地抓住,好像下一秒他就会离开似的。

      “……”

      “咔酱……咔酱!回答我!为什么!我……我知道你很忙!但不至于发一条信息的时间都没有吧!”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每次……每次回到家,下意识地喊我回来了,突然意识到你不在,你知道那时候我的心有多痛吗?!家里的一切和你离开之前一样……我都不敢动……总感觉动了你就真的离开我了……我,我……”

      “咔酱……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酒壮怂人胆,绿谷借着酒劲把心里憋了三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这三年,鬼知道他有多难熬。每次睡觉前总会留一盏灯,怕到时候爆豪回来时看不清会摔着;吃饭时总是会把辣酱从冰箱里拿出来,又放回去……

      “废久……”爆豪把手放在绿谷头上轻轻揉搓,“废久……我……我以为你不再需要我了。废久……”

      “咔酱……咔酱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我超级需要咔酱哦!”绿谷瞪着两个碧光流转的眸子,眸子里刻着爆豪的影子。

       爆豪知道绿谷醉了。

       爆豪也知自己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废久,对不起。”

      “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家!”

       欢迎回来我的身边。

       世间最好的情感,埋于心,露于言语行为之中。年少的悸动,最动人心。













感谢大家看到最后,跪谢!

能看懂真是太好了!理解万岁!

我再理咔酱我就是傻逼

又名《老子再理废久老子就是憨逼》

一发完

有点乱哦,总之理解万岁

麻烦一定看到底好吗,给我的事提点意见呗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缓和我跟他现在的关系了。。。



上鸣觉得今天十分不对劲。

上午还互相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怎么下午就翻脸了?

仔细回想下,中午放学的时候这俩还一起走来着,这下午还没过完怎么就有一种生死仇人的意味了?

于是上鸣•名侦探•电气闪亮登场,发掘事物真相,探索世界之谜,决心为人类世界的和平(胜出的爱情)添砖加瓦。

〔爆豪胜己的口述记录〕

“哈?废久他跟那个半边混蛋聊的那么开心那就继续聊啊!以前还总是找我聊天的,现在调了位置就变心了啊?我明明跟他的距离都是一样的啊只不过就是一个在左后方一个在右后方而已有什么差别吗他为什么只找半边混蛋说话不找我说话!我上课问他借笔记还生气传纸条给他又不回就知道和那混蛋说话那就说去吧!说死你们!还有白痴脸你问这干嘛找死吗?!啊?!皮痒了?!”

〔上鸣分析时间〕

由爆豪口述可以知道他已经暴怒了以至于说出了比平时多出两倍的话还不加标点符号。关键句: 废久他跟那个半边混蛋聊的那么开心那就继续聊啊!由此可推断出爆豪多半打翻了他的醋坛子,这事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总结〕

爆豪生绿谷的气由于爆豪吃醋了。


〔绿谷出久的口诉记录〕

“嗯?你问咔酱啊?我怎么知道!咔酱一点都不了解我!轰君坐的近所以和他说话有错吗?!而且轰君很幽默啊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生气的?哼!不用想都知道!大笨蛋!我也很生气啊,他身边都是女生我已经很在意了,关键是他上课不记笔记和别的女生聊的超专注!看都不看我一眼!坏蛋!大坏蛋!他一边说我和别的男生聊天一边自己还在那里聊真的是气死我了!才不是吃醋不是!怎么一点都不懂我呢?还想借笔记?在想屁吃哦!”

〔上鸣分析时间〕

由绿谷的口述可以看出绿谷也超级生气以至于开始骂人了,还用了三次大坏蛋。关键句: 他上课不记笔记和别的女生聊的超专注!看都不看我一眼!由此可推断出绿谷事实上也是吃醋了。哇喔绿谷吃醋很新奇啊。

〔总结〕

绿谷生气是吃爆豪的醋。

【综上所述,小情侣吵架的原因是相互吃醋】

上鸣觉得这个世界对单身的不太友好。

〔事件经过〕

      下午三点十五分,历史课_

      粉笔在盒子里睡得正香,阳光突破层层的窗帘将自己印在黑板上,是光和暖;知识和故事不断的从老师口中冒出,在教室上空挤在一起,又像雨一般落下。

       绿谷手上的笔一下没停,将老师说的知识点都认真的记录下来,书上被笔画的花花绿绿,写的密密麻麻。

       “绿谷,”前面的轰突然回头“笔记能借我看下吗?这老师报的太快了吧。”

       “当然可以,轰君要多练习啊以后老师会更快的。”绿谷笑着对轰说。

       轰也笑了下作为回应。

       爆豪看着绿谷和轰相视一笑突然心生不爽,老子看了这废物这么久为什么他都没回头看看老子???对这半边混蛋笑得这么开心算什么啊?!草!

       爆豪把历史书往桌上一砸,发出不小的声响,绿谷疑惑地回头,却对上爆豪黑到不行的脸和危险的眼神。讪讪地回头,绿谷不是很懂为什么咔酱的心情突然不好了。

       绿谷在老师讲故事的时候用余角瞄爆豪,可是爆豪竟然和他左手边的女生聊的超high连笔记都不记?!

       绿谷赌气回头。

       再瞄,爆豪还是一样的姿势。绿谷的心里空荡荡的,对爆豪的不满和对那女生的危机感让他无法安心记笔记。

       笨蛋咔酱!绿谷其实上课一直在偷偷瞄爆豪,看他记笔记,看他无聊,看他在看自己。总是下意识的看向他,要是他也在看自己的话就会很开心。

       心里乱糟糟的啊,笨蛋咔酱!都怪他!

       “废久,借下笔记。”

        绿谷回过头,用口型对爆豪恶狠狠地说:“你在想屁吃?”

        ????草废久这是什么态度啊老子不就是借下笔记吗靠不借就不借老子还怕你不成?!

       绿谷觉得心里一下子舒服了,但是又有点担心,咔酱会不会生气啊我其实不应该对他发火的但是我也很生气啊凭什么我跟别人说话就不行他找女生说话就可以!渣男!

      

       咔酱一直对这那个女生做唉……好伤心哦,为什么不找我?!

        草废久一直在和半边脸说话为什么不对我说?!

        还在和那个女生说话!啊啊啊啊绝交!我再理咔酱我就是傻逼!!!

        草草草废久还在和半边脸谈笑!笑屁啊!老子再理废久老子就是憨逼!!!

于是两个人的战争开始了。

轰:你们开始就开始为什么爆豪一副想杀了我的表情???

轰•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被爆豪针对•焦冻



其实,我还想写的细点,但是写的时候情绪没控制好完全按照自己的思绪来了,所以写的很乱,向全国人民谢罪。

这篇文的灵感是我亲身经历辣,这周五我和我超铁的哥们闹别扭了(我是女生哈哈哈),理由跟这个差不多,不我才不是在吃醋!因为我不太喜欢和他谈天的那个女生,所以我才不高兴的(怎么感觉越描越黑?)总之我绝不是在吃醋,恩!但是他真的是因为我和另外一个哥们聊天而生我气的,怎么感觉他对我周围的男生都有敌意呢不是很明白……哈哈哈,这篇文章绝对不能给他看到不然他绝对会杀了我的哈哈哈

我们现在就是完全不理对方了,怎么办啊,我不想道歉,因为以前一直是我先道歉的虽然不知道我错哪了,他就是在我们吵过架后会扔个纸条给我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意思是让我道歉,但是这一次我也很生气啊为什么他就不能道歉呢?!他不准我找别的男生讲话那为什么他就可以找别的女生说话???蛮不讲理!!我再理他我就是傻逼,这句话我已经在班上讲了!老子再理他老子就是傻逼!但是我们班那群人都不信我啊嘤嘤嘤我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把我的心里都跟他讲吧这样我好没面子哦,跪求大家给点建议留条言,非常感谢!

感谢大家看到最后!九十度鞠躬🙇!
修改了些错别字~

发烧才不是发骚,所以爆豪你不要这样



一天久久穿了老厚的衣服来学校,面色潮红,整个人晕晕乎乎的

一摸头,坏了,发烧了

生物课上说过,出出汗就好了

于是爆豪带他去做运动了

可是为什么

绿谷是好了,但好像又过敏了?

绿谷是好了,爆豪又生病了?


爆豪:废久不就是发烧了嘛,做做运动就好了

那么请问你这是带久久做了什么运动导致久久身上全是红痕而且全身酸痛?

绿谷:我保证再也不感冒发烧了


所以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呢都旷课了一个上午了?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


【胜出】喜欢和爱,它的本质

8.9胜出日快乐!!!

本来不想写只想白嫖的来着

小学生文笔,不是很能表达出我想给你们的意思,随便看看就好

胜出已交往_(:з」∠)_

好了那开始吧


--------------------------------------------


喜欢


       一个人可以喜欢很多东西,喜欢很多不会有人说你花心。

       比如说绿谷就很喜欢猪排饭,每餐都会点它;绿谷很喜欢欧尔麦特,房间里每个角落都是这个男人的身影,而且会把欧尔麦特所有视频都翻来覆去的看它个上百遍;绿谷也很喜欢他的同学及老师:轰焦冻,上鸣,丽日,切岛,濑吕,相泽三三等等等等。

       还比如说爆豪很喜欢辣椒,尤其是魔鬼变态辣,他常常会说“没有最辣,只有更辣。”;爆豪特喜欢胜利,只有胜利才是强者的象征;爆豪很喜欢自己的家庭,但从来不会说出口,爆娇嘛,大家都明白。



       相比喜欢,爱的范围就小太多了,小到只能把家人和另一个人圈在里面。

       爱也深刻的多,也许没有喜欢那么激烈,但这种感情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减分毫的,它是深入骨髓的,在心底最深处的烙印。

       就比如绿谷很爱他的妈妈,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让她太辛苦,不想让她不为自己骄傲,这是绿谷前进的动力。

       就比如爆豪爱他的爸爸妈妈,嘴巴从没有一句好听话,但行动上也没有一点少表达,他尽可能让家里人安心,如何安心呢?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没有人能伤到自己,他们就可以安心了。这也是为什么爆豪如此执着于胜利。


       但有一种情感,它像是把喜欢和爱交揉在一起,又混入了其他所有的感情。

       它的名字就是: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


        这两个人在彼此的生命中扮演着很多重要的角色。

        爱人,幼驯染,同学,邻居,对手,搭档,战友……

       他们的爱,是爱,爱得深沉。爱到想和对方融为一体,想在对方身上刻下属于自己的永远的烙印。他们的爱也是习惯,习惯身边有个小废物天天要吃自己烧的猪排饭,习惯一觉醒来旁边有着像火炉一样暖和的金发大帅哥,习惯每次身后都有柑橘的清香,习惯回家后有一个人在家中对自己说:“废物今天怎么回来这么迟?!还喝酒了?!”

       他们的喜欢,是喜欢,喜欢得激烈。像是热恋中的孩子,日夜所想,都是对方。每天电话不断,话题不止,见到对方会心跳如雷,耳尖泛红。他们会在公共场合偷偷牵小手,在课堂上传着爱的小纸条,在下课后故意说话大声或者踢桌子凳子引起对方注意,在对方忍俊不禁时面红耳赤。

      


       最最最热烈的喜欢,就是爱。


        平平淡淡的生活,平平淡淡的日常,也是爱。


       你就是我的小习惯,你就是我的爱。


        喜欢和爱的对象,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都是你。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好你们随便看看就好

我理解的胜出爱情,是习惯有对方在自己的生活中,是下意识就会在人群中寻找对方身影,是一边骂骂咧咧嫌弃对方一边把对方伺候得好好的。不用太轰轰烈烈,平平淡淡过一生,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胜出日快乐

爱你们


8.7   情人节    晴
    今天凌晨咔酱叫醒我,带我去了一个空旷的地方,说要看日出。就算咔酱爆娇不说我也知道他想干嘛。我爱他。我相信他也爱我。


“咔酱我们来这里干嘛啊?”
“废物别说话!听好了老子只说一遍哈!废,废久老子爱你!听不到就算了!!!”
“咔酱我也爱你。”
“……我知道。”
爆豪还是没抑制住翘上天的嘴角

情人节,和你最爱的那个人一起度过吧!

开始肝图
藕饼是真的好吃!!

【胜出】梦中王子

*是小王子的梗(没错又是它)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是久久生贺,试问还有什么礼物比爆豪还好?大概就是欧尔麦特了吧【狗头】

*极度ooc,注意避雷,我是不会发避雷针的

*是个傻逼无脑小甜文,放心使用,文章可能(就是)有点赶,因为时间来不及了,以后再考虑扩写,中间有点虐的我都没写(摊手)所以不要骂我,是真的来不及!

没问题就go?(有问题我也看不到)

1

1

1

|

1

|

正文开始↓

       爆豪是一个星球上的小王子,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猩红色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一身雍容华贵的王子服。这个星球很小,小到什么地步嘞?小到爆豪只要把椅子稍微移下就可以到星球的另一面看又一次日落。

       整个星球上只有爆豪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植物,这些植物四处乱长,稍不注意清理就会瞎扎根,根会伸得很长甚至会刺穿星球。为了不让那些辣鸡根把星球弄得四分五裂导致自己没有地方住,爆豪只能强压住把这破地方炸掉的冲动每天勤勤恳恳地除草(带着天使的微笑)

       孤寂。

      肯定是孤寂的。一个人,一堆草,一个房子,一颗星球。每天都在看落日和除草中度过。爆豪依稀记得有次他坐在草地上看了56次日落,只有在日落时爆豪才会觉得自己是有色彩的,或者,是太阳把他的色彩借给了爆豪,天亮后再收回。太阳,是光明而温暖的。


       这样的生活却被一株草给改变了。

       一天,爆豪在除草时看见了一个小绿芽,它跟别的草很不一样。它的叶片小小的,是墨绿色,比较厚,看起来像是鲜嫩多汁一般;枝条很硬,略显弯曲,上面的刺又多又短,超级扎手,应该是它保护自己的武器。

       爆豪感到很奇怪,他从未见过这种植物。可能是天命吧,爆豪就莫名其妙的把这株植物留了下来。

        之后的日子倒也和以前差不多,除草看日落,只不过多了一项活动:看草。

        小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枝条都快长到45cm了,顶上还有一个大花苞,鼓鼓的,却包得很严实,像是没有绽放的想法。爆豪蹲下去,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花苞,心底冒出了一丝期待。应该很美吧,花开。



       这朵花开得如此毫无征兆。

        是一个如常的早晨,爆豪一如既往去给这草浇水。今天的阳光超级给力,眼睛所到之处满是橙色,却一点也不热。微风时不时撩起爆豪的头发,在他头上身上打着旋儿,倒也挺顽皮。

       “嗯?开花了?”

         走近了才发现,原来裹得紧紧的花瓣一夜之间尽数张开,亮出自己亮眼却不失沉稳的红,带着绒光,美的不像是这个宇宙的产物。在层层红色下有一个小男孩,肌肤白皙泛着红,整个人感觉软软的,脸颊左右有着均匀的小雀斑,有一头绿藻似的头发。

        “????小孩?”

         

          爆豪用一只手提起那个小孩,细细“端详”。哈这什么蠢爆的雀斑啊!爆豪绝对不会承认这小孩可爱到他了。

         “唔~”小孩纸感到不舒服,皱了皱眉后睁开了眼睛,是翡翠色的双眸,还带这懵懂的水汽,眼里反射这爆豪的金色,让人想起早晨阳光照射下还有一丝雾气的森林。

  

          这是心肌梗塞的感觉!爆豪感觉自己心都停跳了,在和这小孩对视的时候。nmd这小屁孩怎么这么可爱我操了【此处屏蔽一万字脏话和18禁】

          “喂!你!什么情况!!”爆豪觉得自己有点语无伦次,顶着凶残的表情内心却软的一踏糊涂。

          “唔哇,ka,ka,k……呜哇!!!”

            小孩努力地想发出小胜的音但是怎么都发不出来然后超级委屈的哭了……

          我擦这小屁孩怎么哭了???爆豪开始手足无措,在星球上没跟别人也没有人打交道的爆豪完全不会哄人,只能把表情放正常点然后一遍遍说“好了给老子闭嘴。”明明是凶巴巴的话但是讲出来语调却异常的柔和呢。

         “啊丘,呜哇嘿嘿嘿~”小孩打了个喷嚏然后笑了,爆豪才注意到小孩没有衣服而且脖子上还有个小牌子,上面写着“绿谷出久”

           【啊这小屁孩叫绿谷出久?好蠢,干脆叫废久得了】

         在自我满足了一个奇怪的癖好之后,爆豪用手把绿谷包了起来,免得到时候着凉还要照顾(我:个鬼其实就是想揉捏我可爱软绵绵的久久!爆豪:西内!我才没有!)在感叹了下这柔软的手感后就把绿谷带回家了。

        (我:可恶我也想带只小小久回家爆豪你放开他让我来!我可以!爆豪:西内废久是老子发现的就是老子的!我:要不是我写成这样你会发现吗!啊!爆豪:滚一边去我不管废久就是我的!你给老子西内!!!)

        (作者阵亡,故事结束。)

         咳咳咳开玩笑的继续↓(nmd爆豪给我等着我让你进警察局!)

          第二天

      

           爆豪普通的从床上起来 普通的愣了两秒,普通的看了眼废久……等等,这是废久?爆豪瞪大眼睛看着占了床二分之一的绿谷出久,恩,一样的绿色头发,一样的洒币雀斑,一样的傻脸,一样的身……??!我去废久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爆豪花了两秒去消化现实,再用了两秒看了看已经苏醒的小爆豪,骂了声“草”之后花了半个小时去恢复冷静(在厕所里)(我:您可真持久。爆豪:西内!)

          等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绿谷半眯着眼笑着对他说:“早上好咔酱~”看!这红红的脸颊,带水汽的眼眸,清晰的锁骨,以及完全可以脑补出来的精瘦的腰身和修长的大腿。爆豪觉得大事不妙,哦不,是小爆豪不太妙。这样下去我岂不是要得肾虚???爆豪开始担心自己以后的性∥福生活

       后来事实证明爆豪担心的一点没错,两人在确定恋爱关系之后,绿谷就是个诱∥受,又或者是爆豪的色∥气滤镜在作怪,看绿谷什么动作都像在勾∥引。

爆豪觉得自己需要考虑下进一批肾宝片了。






       “叮铃铃铃---”

    

         爆豪猛的一睁眼,发现自己在1-A教室里,周围一群傻逼吵得他心烦。

          什么啊,是梦啊!艹!

   

           爆豪舔舔自己的虎牙,猩红色眼眸发出一种像狩猎般锐利的眼神。废久,老子决定追你了!!!爆豪只要一想起梦中绿谷潮红的小脸,扭个不停的细腰,蜷起的脚趾,浑身泛着红还颤抖不已的样子就兴奋,对,是兴奋(其实是性∥奋)!

        他看着被众人包围起来的废久,听到那些傻逼对他说“生日快乐!”,才想起来今天是绿谷生日。既然是生日,那老子也得有所表示吧,毕竟老子要追这个废物啊。

       他冲开人群,抓住久儿的肩膀,对着他粉嫩嫩的嘴巴就是一口,“废久,生日快乐!”唔,好甜,废久是糖做的嘛?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目击者丽某说到,“我们还以为爆豪要打久久,我都摆出战斗姿势了,没想到竟然是强吻!”“然后我们制服了爆豪同学,送去治疗女神那里。”

       “我也不知道咔酱在干嘛,觉得很恐怖,再也不敢单独见咔酱了”当事人绿谷向我们说到。

        “哈?老子想亲就亲了,关你们杂鱼屁事!还有这大饼脸竟然敢把老子送到那老太婆那去!!!告诉你们,老子不禁要吻废久,还有上废久,老子要把老子的**放到废久的**里,还要在废久的身上*****,然后废久的身上就全是*****,让废久变成一个满脑子都是***的**……”

        最后爆豪被制止并带去派出所,目前当事者的同学情绪激动,扬言要把爆某的嘴巴和小爆某剁掉,事件将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咳咳咳开玩笑的哈哈哈,接下来才是后续↓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在干嘛辣咔酱!!!”

     

        爆豪看见绿谷的脸瞬间变红,像只保护自己的小兔子一样用手死命地捂住脸然后准备趁机逃走。于是爆豪把绿谷困在他的胸膛和后面的墙壁上,用腿挑开他紧闭的腿缝,用手把他两只手抓起按在墙上,对着绿谷耳边吹气,说到:

  

        “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送你,不如……”

          爆豪突然吻了下去,用舌头霸道地夺取绿谷嘴里的氧气,直到绿谷两腿再也站不住,呼吸不过来才放开。

        “我送你一个男朋友?像我这样的男朋友?”

       “啊啊啊啊啊……我不……”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然后不顾周围同学看变态的目光,把绿谷扛在肩上带走了。

        然后绿谷就被吃干抹净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女生们:老子磕的cp终于成真发糖了!!!这他妈是喜糖!!!给老子上床上个三天三夜不许下床!!!!!














想开车但是不会开你们懂这个心情吗

就像你和一个萌妹上床睡到一半发现自己丁丁没有了!!!

这怎么能忍!!!

我一定会苦练开车技能以后把这篇车给开出来开到180迈向城市边缘疯狂飙车!!!

(开始立flag)

可能会扩写吧,看我有没有时间再说。

或者有没有哪位神仙能帮我开车车门焊死的那种(渴望的眼神)

好了就这样吧我永远喜欢绿谷出久!!!

妈妈爱你!!!久久你听到了嘛!!!

久久生日快乐!!!你是我的太阳!!!

废话有点多哈哈哈那么各位小可爱拜拜~( ̄▽ ̄~)~

今天期末考辣

考完摸鱼哎嘿嘿